贏了話題輸了口碑 炮制沖突話題不該成綜藝“標配”

2020年10月20日 07:59    來源:文匯報   

  原標題:《演員請就位》《心動的信號》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等熱門綜藝贏了話題輸了口碑——炮制沖突話題,不該成為綜藝的“標配”

  原本《心動的信號》捕捉普通人戀愛萌生細節的模式在一眾相親節目中清新脫俗,然而節目組連續三季沉迷打造“白富美”“高富帥”愛情故事,難掩其一再重復劇本的空洞與乏味。

  盤點近期熱門網絡電視綜藝節目,會發現熱度榜前幾名正呈現口碑的兩極分化。一邊是《樂隊的夏天》第二季和《這!就是街舞》第三季的圓滿收官;另一邊則是《演員請就位》第二季、《心動的信號》第三季以及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的爭議在網絡頻頻刷屏。

  匆忙錄制上線,評分一路走低跌至4.5分的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,詮釋著對小眾音樂暴力開發的“再而衰、三而竭”,全憑話題營銷強撐!缎膭拥男盘枴返谌灸乘厝思钨e還來不及出場,就被曝出私德有虧,盡管制作方宣布剪光其相應出場片段,但掩蓋不了節目本身空洞疲軟的劇本走向。至于開播不過兩集的《演員請就位》第二季,雖成功憑借“評委吵架” “選手不屑”登頂微博熱搜。然而,這種打著比拼演技旗號,走回真人秀炮制沖突,玩弄規則的做法,顯然觸怒了受眾,成就流量同時,也讓節目口碑一落千丈。

  對于綜藝人來說,在經歷《中國詩詞大會》《見字如面》等文化綜藝“復興”、經歷《樂隊的夏天》《這!就是街舞》等小眾文化贏得更廣泛大眾認可的成功之后,是走回《花兒與少年》《演員的誕生》等真人秀炮制沖突、甚至是惡意剪輯的老路,還是突出重圍,用創意和高水準制作殺出一條差異化競爭的血路?這既取決于制作者與平臺方對待觀眾的誠意與匠心,更取決于駕馭節目實現價值引領的能力與水平——別讓炮制沖突話題,成為綜藝的“標配”。

  綜藝破圈怪現象:難道只有“黑料”“開撕”才能上熱搜?

  “郭敬明和李誠儒的battle(爭論)”“黃奕被郭敬明點評時的表情”“爾冬升吃瓜”“大鵬的主持站隊”……這不是什么娛樂圈“口水戰”,而是號稱“向行業輸送優質、有潛力的優秀演員”的競演類綜藝《演員請就位》第二季貢獻的微博熱搜話題。

  節目里,導演席嘉賓郭敬明將一張代表演技最高評級的“S卡”,給了現場嘉賓公認表現稚嫩的偶像演員。這一舉動遭到嘉賓李誠儒的反對,認為郭敬明的隨性而為是對其他認真演戲、擁有實力選手的不公平。眼見爭論升級,節目組不忘給導演席嘉賓爾冬升一個鏡頭,“吃瓜”看熱鬧的情形呼之欲出。而另一邊主持人大鵬沒有平息或正向引導的意思,反而跳脫主持人身份說出“我站郭敬明”。此外,節目中郭敬明對黃奕被公認較出色的表演片段提出質疑之時,節目組又刻意將特寫鏡頭對準黃奕,捕捉不服氣的表情。

  這一系列操作下來,節目的熱度有了——郭敬明的出位舉動成功挑起觀眾不滿,三個話題閱讀數均破億次,其中“郭敬明和李誠儒的battle”閱讀數更是高達8.3億次,引發過10萬討論,詬病郭敬明在爭論中的表現為“詭辯”,對于流量的無理由青睞破壞了影視行業生態。要知道,節目播出首期,網友還在為導演爾冬升對于流量明星“連五官都還沒搞清楚怎樣用技巧控制”“靠樣子是沒用的”的辛辣點評而叫好。圍繞嘉賓“開撕”的內容很快讓節目口碑急轉直下。同樣的還有《心動的信號》第三季,原本捕捉普通人戀愛萌生過程的模式在一眾相親節目中清新脫俗,然而連續三季沉迷打造“白富美”“高富帥”愛情故事,難掩其一再重復劇本的空洞與乏味,反而嘉賓接連被曝出的“黑料”,戳破了節目精英人設的泡沫。

  如此綜藝破圈,觀眾見怪不怪。原本主打治愈與浪漫的《花兒與少年》,依靠剪輯呈現一出出女明星“宮心計”,被網友諷為“花學”。到了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,平臺又“故技重施”,原本是女性間的惺惺相惜演變成臺上臺下的暗流涌動。成就每集一“爆點”的代價是,幾乎每位女嘉賓都遭遇網友“心機”“戲精”的批評。更不必說,打著推廣說唱音樂的《中國新說唱》前身《中國有嘻哈》,刻意放大了音樂中暴戾的一面,讓小眾音樂在大眾心中種下惡的印象。如此種種,讓人不禁發問,什么時候起,曝“黑料”、炮制“開撕”場面成了綜藝的“標配”?

  當“爛片營銷”黯然退場,“開撕綜藝”還能夠走多遠?

  曾幾何時,大銀幕“爛片營銷”風光過幾年。抓住觀眾“越是爛片越是好奇”的心理,《富春山居圖》《小時代》確實拿下過數億元票房。然而當觀眾成長、審美提升之后,如法炮制的《擺渡人》《爵跡》,在《流浪地球》《紅海行動》等硬核佳片面前黯然退場,讓電影人拋開對流量明星與話題營銷的執念,正視品質與口碑的力量。

  梳理綜藝發展軌跡,也是一樣。從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高開低走,到如今《演員請就位》引發爭議,原本試圖打破流量崇拜、年齡性別偏見,吊起觀眾期待值的綜藝,緣何最終走向了大眾期待的反面?究其原因,是打著糾偏影視圈娛樂圈痛點的旗號,行真人秀夸張炒作、制造流量偶像與實力藝人對立之實。這種綜藝套路,無論是對于參與其中的選手,還是觀眾,都缺乏誠意和尊重。

  回頭看,這些綜藝一定要靠與核心內容無關的勾心斗角才能贏得關注嗎?《演員請就位》作為競演類綜藝,最大亮點是提供了更具觀賞價值的影視化場景。演員不必在舞臺用“小品”形式重現經典影視片段,而是需要拍攝、服化配合完成一段具有電影感的成片。經由這個模式,不管是知名演員黃奕還是期待從網紅身份轉型的辣目洋子,都在節目中貢獻了有別于原作、極具個人特色的細膩表演。遺憾的是,在一眾網友“聲討”郭敬明是否具備點評資格、以詭辯模糊規則公平性的浪潮之中,這些閃光點被節目惡俗營銷所親手淹沒,遑論對于表演藝術的深入探討,向影視圈輸送潛力人才。

  競技類真人秀一定要靠制造沖突的“剪刀手”和惡俗話題營銷生存嗎?剛剛收官的《樂隊的夏天》第二季的“無心插柳”或許能給予綜藝人一些參考。在這檔綜藝里看不到搖滾樂過去給人的“憤怒” “偏激”的刻板印象或者混不吝的同行相輕;有的反而是操持不同風格、不同年齡段樂手的惺惺相惜。在激烈的淘汰賽制之中,率性真誠的民謠樂隊“五條人”反而以松弛的表演方式和音樂態度贏得觀眾緣。無需節目制造話題,他們輕松成為社交平臺的話題焦點。而另一邊,《這!就是街舞》對街舞的兼具觀賞與專業的舞臺呈現,讓網友自發將優秀選手和作品“贊”上熱搜。

  說到底,借力小眾文化、糾偏影視行業痛點,本可以打出一手漂亮綜藝牌,但若在制作和營銷上,仍以惡意炮制沖突話題來維持熱度,那么“開撕綜藝”必將迎來和“爛片營銷”一樣的退場命運。(首席記者 黃啟哲)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李冬陽 )

贏了話題輸了口碑 炮制沖突話題不該成綜藝“標配”

2020-10-20 07:59 來源:文匯報
查看余下全文
极彩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