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產電影家國敘事的新表達

2020年10月23日 07:25 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  趙衛防

  在中國電影轉型升級的當下,新主流大片無疑是重要的推動者。這類影片發軔于2010年前后,最初是逐漸北進的“港味”美學與內地家國敘事的“主旋律”對接而成的電影,如《建國大業》(2009)《十月圍城》(2010)等。在之后的發展中,新主流大片的方陣不斷擴充,涌現出《智取威虎山》(2015)、《湄公河行動》(2016)、《戰狼》系列(2015-2017)、《建軍大業》(2017)、《紅海行動》(2018)、《流浪地球》(2019)、《我和我的祖國》(2019)、《中國機長》(2019)等影片。2020年,又有《奪冠》《我和我的家鄉》等作品面世,新主流大片在中國影壇再次彰顯了在場。

  家國話語表達的深度與多元

  家國話語表達,是國產電影特別是主旋律電影的重要命題,幾代中國電影人對此都進行過艱辛的探索,取得了較大的美學成就。然而,新世紀之前中國電影中的家國表達,始終進行的是“犧牲”“奮斗”“奉獻”“忠誠”這類常規表達,塑造人物也一般對準群體。這是十分必要的。但長此以往,使家國敘事部分地流于表面、單一和概念化,某種程度上缺失了藝術感染力。

  新主流大片中的家國敘事,一般不再直接進行以往的常規表達,而更多地從人性深度來呈現家國話語體系的多元性和深度。如《湄公河行動》表現我公安特警在海外緝拿殺害中國船民的兇手,體現了國家層面對被害同胞生命的珍視;《紅海行動》將筆墨重點放在我海軍陸戰隊對深陷戰俘營的同胞的全力救助上,體現了國家層面對公民個體生命的關注;《中國機長》主要凸顯危機發生后,從機組到地勤乃至整個中國民航系統對旅客生命的尊重。這種將以人為本、尊重個體生命作為主體表達的家國敘事,突破了以往的常規性詮釋。其他影片如《流浪地球》等將人類共享價值與中國傳統、中國現實、中國人的精神氣質進行對接,體現出濃郁的本土情懷;還有《建黨偉業》《建軍大業》等影片對“青春中國”的詮釋等,都是新主流大片對家國敘事進行多元化表達的呈現。

  這些新主流大片在塑造人物時也不再聚焦概念化的群體,而是著力表現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個體,在藝術性和觀賞性上均有較大的提升。如《建黨偉業》《建軍大業》等影片中的人物都很鮮活,洋溢著青春的激情,張揚著強烈的個性;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湄公河行動》《戰狼》系列中的主人公,具有英雄氣魄,性格豐富而立體;《流浪地球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我和我的家鄉》等影片更是走近了諸多生命個體,關注個體的情感狀態和生命狀態,獲得了更深刻的人文價值。也正由于新主流大片關注鮮活的生命個體,共情每一個人的命運,因此與觀眾產生了強烈共鳴。

  類型書寫與反同質化

  新主流大片之前的國產主旋律電影,基本上與類型書寫絕緣,家國敘事在大部分情況下與類型美學分立。主旋律電影之外的商業大片則相對遠離家國敘事,且一度陷入古裝武俠的同質化漩渦。新主流大片的出現,使國產電影的這種狀況得以改觀。

  將類型美學與家國敘事進行對接,是新主流大片最早的顯現,也是主旋律電影取得突破的基點。自《建國大業》《十月圍城》等影片開始,新主流大片主要將動作與戰爭類型和家國敘事進行嫁接,極大地提升了主旋律電影的觀賞性,至《紅海行動》,這種對接達到了某種極致,新主流大片因此創下票房奇跡,同時也使國產電影的反同質化努力取得了較大成就!稇鹄恰废盗、《湄公河行動》、《紅海行動》等一反之前古裝武俠類型的同質化,在槍戰、動作等方面力求創新,《戰狼2》中的水下搏斗、坦克大戰,《湄公河行動》中的商場突襲戰等,都極富新意。

  在以動作、戰爭類型作為主體的同時,新主流大片還努力拓展其他類型與家國敘事的對接。如《我和我的家鄉》將電影的另一主要類型——喜劇,與鄉村脫貧攻堅這一家國敘事進行對接!读骼说厍颉返闹黧w類型為面向未來的科幻類型,影片致力于“硬科幻”書寫,設計出“地下城”世界、略帶荒蕪且復雜的地表世界、飛船及太空空間等各類“異質空間”,較為全面地呈現出科幻世界!读一鹩⑿邸罚2019)、《中國機長》則以災難作為主類型進行營造,特別是《烈火英雄》以高科技特技展現出大型救火現場、爆炸和滔天火浪等場景,給觀眾帶來極具沖擊力的視覺體驗!杜实钦摺芬矤I造出了較為少見的登山類型。

  新主流大片的類型書寫和創新,不僅較大地提升了主旋律電影的觀賞價值,更整體上助推了國產類型電影的美學提升。在新的歷史背景下,通過這些電影,主流價值觀和家國敘事在大眾中重新獲得認同。新主流大片也使部分國產電影走出同質化泥沼,不斷完成類型創新,實現了美學品質的升級。

  重工業制作模式與先進的產業水準

  除了以上的美學特征,新主流大片還擁有重工業制作模式的產業特征。具體表現為:在人才方面,整合全球華語電影界最為優秀的專業團隊進行創作與宣發;在攝制營銷方面,以精工細作的工業化制片流程進行精良制作和現代化營銷;在資本運作方面,整合各方資本,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均投入巨資。

  因此,新主流大片在高科技應用、特技制作、演出陣容和宣發營銷等方面,都走在國產片的前列,代表著國產電影最先進的產業水準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我和我的家鄉》等影片還在此基礎上開辟了另一種制作模式——整合優秀團隊進行集錦式創作,這不僅是發揮制度優勢、集中力量辦大事的“中國特色”的體現,更是對新主流大片重工業模式的豐富和補充。

  新主流大片在中國影壇已經形成了一種重要的文化現象,其美學層面已經發展成熟并不斷創新,成就了對家國敘事的新表達;在產業層面亦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重工業模式,助推了中國電影體制的現代化創新。此外,隨著中國電影轉型升級的強烈訴求,新主流大片今后的發展也必將引發更多的關注和思考。

 。ㄗ髡呲w衛防,系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研究所副所長、研究員)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李江濤 )

國產電影家國敘事的新表達

2020-10-23 07:25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查看余下全文
极彩娱乐